最新处理的电子信访:

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文萃

>

法学研究

不能通过评估核算承揽人已完工工作量的认定
发布日期:2018-09-07 点击率:4973 打印预览

不能通过评估核算承揽人已完工工作量的认定

        ——林培群诉杨乐平承揽合同案

 

【案件基本信息】

1.判决书字号

广东省揭西县人民法院(2013)揭西法棉民初字第54号民事判决书

2.案由:承揽合同纠纷

3.当事人

原告:林培群

被告:杨乐平

【案件案情】

 原、被告经口头约定,由被告包工包料以每平方米190元的价格为原告安装位于揭西县凤江镇阳南村委林厝寮村21号六间三层楼房的窗户(包括铝合金窗框和玻璃),双方对窗户的尺寸没有明确的约定。2012年3月29日,原告预先付给被告铝材款20000元。被告于同年4月份开始动工,在一楼为原告安装了四个铝合金窗框,后双方因二楼窗户的尺寸规格产生争议,被告让原告另找他人安装,原告便将二、三楼的窗户交由其他承接人安装完毕,但被告在一楼安装的四个铝合金窗框一直没有跟原告结算,因双方协商不成,原告遂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被告立即退还原告铝材款18651元及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诉讼中,原告主张被告在一楼所安装的四个铝合金窗框面积共13.489平方米,被告予以确认,但双方对已经完工的四个铝合金窗框的结算无法达成一致意见且均未能提供证据证明结算标准和依据。本院依据原告对被告已完工的四个铝合金窗框进行评估的申请将相关材料提交本院司法技术辅助中心对外委托评估,而经两次公告摇珠评估,都没有相关价格评估机构参加。经向原告告知后,原告表示由于双方协商以每平方米190元的价格(包括铝合金窗框和玻璃)由被告负责安装,可以按每平方米190元作为对被告已安装的四个铝合金窗框的计价标准。

【案件焦点】

当事人约定的价款包括铝合金窗框和玻璃,但对铝合金窗框每平方米的价款没有约定,且双方事后也未有协商达成一致的意见,对自己主张的价款又均未能提供证据证明计算标准和依据,又不能通过评估核算,对承揽人已完工工作量如何认定双方各执一词。

【法院裁判要旨】

广东省揭西县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本案系承揽合同纠纷。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的规定,承揽合同是承揽人按照定作人的要求完成工作,交付工作成果,定作人给付报酬的合同。对被告已经交付的工作成果,即四个铝合金窗框,双方确认完工的面积为13.489平方米,原告对此应支付相应的报酬。原、被告口头约定以每平方米190元的价格计算报酬(包括铝合金窗框和玻璃),但对铝合金窗框每平方米的价款没有约定,且双方事后也未有协商达成一致的意见,对自己主张的价款又均未能提供证据证明计算标准和依据,依原告申请评估又没有相关价格评估机构参加而未成,经询,原告表示按每平方米190元作为对被告已安装的四个铝合金窗框的计价标准。而每平方米190元系原、被告对承揽铝合金窗框和玻璃约定的价款,现原告表示以上述价格作为计算铝合金窗框的价款,系原告对其自身权利的处分,不违反法律规定,本院对此予以照准,并以每平方米190元作为被告已安装的四个铝合金窗框,面积为13.489平方米的计价标准。故,原告应支付被告的报酬为:190元×13.489平方米=2562.91元。由于原告先付给被告20000元,该预付款扣除原告应付给被告的报酬,被告应退还原告预付款17437.09元(20000元-2562.91元=17437.09元),原告请求被告退还18651元的诉讼请求,超出部分,本院不予支持。被告辩称已经完工的四个铝合金窗框应按3000元计算,但没有提供相应的证据证明,本院不予采纳。对被告提出原告应承担退铝损失的主张,因理据不足,本院不予采纳。广东省揭西县人民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五十一条、第二百六十三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之规定,作出如下判决:

被告杨乐平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返还原告林培群预付铝材款人民币17437.09元。

【法官后语】

本案的处理重点主要在于对承揽人已经完工的工作量如何核算的问题。我国《合同法》第二百五十一条规定,“承揽合同是承揽人按照定作人的要求完成工作,交付工作成果,定作人给付报酬的合同。”第二百六十三条规定,“定作人应当按照约定的期限支付报酬。对支付报酬的期限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依照本法第六十一条的规定仍不能确定的,定作人应当在承揽人交付工作成果时支付;工作成果部分交付的,定作人应当相应支付。”

具体到本案中,由于当事人没有签订书面承揽合同,只是口头约定以每平方米190元的价格计算报酬(包括铝合金窗框和玻璃),但对铝合金窗框每平方米的价款没有约定。双方发生争议之后承揽人对已经完工的铝合金窗框一直没有跟订作人结算,症结在于核算标准和退铝损失的问题,而本案的处理焦点主要在于前者。订作人对承揽人交付的部分工作成果应当支付相应的报酬,原告主张被告在一楼所安装的四个铝合金窗框面积共13.489平方米,被告予以确认,但双方对已经完工的四个铝合金窗框的结算无法达成一致意见且均未能提供证据证明结算标准和依据。依据原告对被告已完工的四个铝合金窗框进行评估的申请将相关材料提交司法技术辅助中心对外委托评估,而经两次公告摇珠评估,都没有相关价格评估机构参加。本案审理过程中,曾出现一种观点即根据“谁主张、谁举证”的原则,对承揽人已完成工作量的证明责任问题应由原告举证,如果其无法举证证明或者无法通过评估鉴定的方式证明,则以举证不能驳回其诉讼请求。但如果机械适用举证责任原则,则会造成事实认定错误和案件处理上的不公平。故经向原告告知不能通过评估核算承揽人已完工工作量后,原告表示由于双方协商以每平方米190元的价格(包括铝合金窗框和玻璃)由被告负责安装,可以按每平方米190元作为对被告已安装的四个铝合金窗框的计价标准,此系原告对其自身权利的处分,不违反法律规定,予以照准,并以此作为计价标准核算被告已经完工工作量给付被告报酬,最终作出上述判决。

值得注意的是,我国《合同法》对合同约定不明的补救和履行有相应的规定,即合同当事人对价款或者报酬不明确的,按照订立合同时履行地的市场价格履行;依法应当执行政府定价或者政府指导价的,按照规定履行。本案如果当事人对已经完工工作量能够举证证明当地的市场价格,那么人民法院通过审查认定证据的效力后可作出相应裁判,则更能避免更多的法律风险和争议,当事人也更能尊重和理解法院的判决。

 

 

 

 

编写人

广东省揭西县人民法院  黄浩彬(电话:0663—5213497,邮箱:jxhuanghaobin@163.com


基本解决执行难信息网